你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生态文化

18年守护“林中精灵”白头叶猴

时间:2015-08-03 12:05:02来源:崇左新闻网-左江日报

  □ 本报记者 邓卉/文 通讯员 岑华蓉/图

  

陈其海在尝白头叶猴喜爱的树叶

 

  “昂依哟,日头快要落山坡……”山歌声中,一群身影轻捷的“林中精灵”——世界最濒危物种之一白头叶猴从陡峭山崖冲下来,直奔“猴王”陈其海。

  此时正是傍晚时分,陈其海站在江州区罗白乡拇指山山坳,仰头向立在200多米高山“把风”的公猴发出“昂昂昂”的叫声,猴群听到叫声“放心”地加快了脚步,小猴在母猴的带领下,沿着峭壁上的小树枝也慢慢攀爬过来。

  陈其海告诉我们:“离猴群不远的高处站着一只成年公猴‘殿后’,如果发现危险,它会告诉母猴带小猴撤离。母猴发出的声音与公猴不同,它的声音是‘曲曲曲’。”

  为什么猴子一听见陈其海的歌声就会下山?面对我们的疑惑,陈其海笑着回答,他长年跟白头叶猴打交道,猴群乐意亲近他。

  1995年,人称“大熊猫之父”的北京大学教授潘文石“转战”原崇左县弄官自然保护区,开始着手对世界最濒危物种之一的白头叶猴进行科学研究。当地人告诉潘教授,陈其海是这一带的“山里通”,熟悉山野情况,潘文石教授便请他一起寻找白头叶猴的踪迹。

  白头叶猴是珍稀野生动物,生活环境及生活习性罕为人知。最初,陈其海经常天没亮就起床出发到保护区里的放哨山、飞机场、拇指山等地追寻白头叶猴的踪迹,往往忙到深夜才能回到研究基地,因为白头叶猴是早起晚归,白天猴群在野外活动觅食,晚上才回到山洞。

  “刚开始,猴子就像跟我们捉迷藏一样,我们远远地发现它们,尽量悄悄地靠近,但是猴子听力很好,听到动静一下子就跑开了。”陈其海说,在潘文石教授的指导下,他学会在白头叶猴出没的地方画图作记录,标明地形,记录发现猴子的时间等,这给潘教授团队的科研活动提供了相关数据。

  “守在同一个观察地点十天半个月是常有的事情,早上出门我就带上一天的食物,‘陪’猴子到晚上回家了我才出山。爬山很耗费体力,我就当是锻炼身体吧。”陈其海说,直到2000年,白头叶猴族群才慢慢肯接近他。

  潘文石教授在做现场监测研究时,陈其海就守在一旁。“闷的时候就唱歌,从山歌到通俗歌曲、摇滚乐,我都唱,刚出生的小猴从小听惯了,所以一听到我的歌声,它们就会放心地跑过来。”有趣的是,陈其海曾养有一条小狗小白,经常跟主人上山寻猴,久而久之,猴子和狗也变成了好朋友,可以一起玩耍。有时,小白也“当”向导,带领科研人员进山找猴群,猴子一看见小白就乐得从山上下来。“可惜后来小白被别人偷走。”陈其海痛心地说。

  陈其海说,白头叶猴食物主要是植物嫩芽,不会对植株造成损坏。而且白头叶猴不吃甘蔗、香蕉等农作物,被污染的植物也不吃。三月正是木棉花开时节,每天一大早,猴群就赶到公路两旁的树林,毛毛藤、九层皮、缠树藤、鸭脚木、小叶榕树等植物嫩芽,都是它们的“心头之爱”。白头叶猴觅食时,一般只在一个地方呆三两天,嫩芽吃完后,它们就会转移别处,直到吃过的植物再次长出嫩芽,猴群才会回来吃。

  “我一看植物就知道猴子有没有来过,因为猴子吃过的植物一般都留下半月形的牙印;猴群走过的地方,植物叶子的背面都会翻过来,顺着树叶方向一路走,我们就能追上猴子的脚步。”陈其海说,虽然许多植物他叫不出学名,但是他对白头叶猴喜欢的植物种类了如指掌,潘教授团队笑称他是研究猴子的“土专家”。

  白头叶猴满3岁“猴龄”时就能交配生崽,18年来,陈其海已跟踪守护了四代猴子,看着它们从出生、长大然后再繁殖后代,他说:“猴娃就像我自己的孩子,一天不见,心里都想。”

  如今,许多慕名前来崇左白头叶猴公园观猴的人,都乐意称陈其海为“猴王”,这个美誉越传越远,“每次我到城区,认识我的人都调侃说,猴子来赶集了;亲戚小孩一见就说‘猴叔’上街了。”陈其海朗声笑着,“白头叶猴的寿命到底有多长,目前还不为人所知。所以,只要科研需要,我还会继续带路追赶猴群。”

工作动态更多>>

广西崇左白头叶猴国家级自然保护区(以下简称“白头叶猴保护区”)位于广西西南部,...[详情]

广西崇左白头叶猴国家级自然保护区

地址:广西壮族自治区崇左市林业局大院内  邮编:532204

联系电话:(办公室)0771-7967055  

桂ICP备14002985号-1  技术支持:崇左新闻网


桂公网安备 45140202000105号